21岁对话霍金 看加州理工学院天才少女成长记

摘要:21岁对话霍金 看加州理工学院天才少女成长记

情况:



刘诗仪,从中小学到中学得到60好几个荣誉奖,04年入选中国少年科学院小工程院院士;十七岁独自一人远赴美国出国留学读普通高中,变成所属的Berkshier School(伯克利大学初中)第一个得到Peter Lance Anderson GPA100分的大学毕业生;十九岁时收到美国12所高校的入学通知书,且绝大部分是美国排名前20名的名牌大学,最后被闻名全世界的加州理工学院数学系预录取,步入牛顿、钱学森曾任教的校园内;20岁时立在演讲台上和世界著名科学家霍金同场会话,也是院校唯一一名与霍金同场会话的本科毕业生;根据竟选变成加州理工学院中国学生专家学者委员会副书记,是9名委员会中唯一的本科毕业生,别的8名均是博士。

一切专注力集中精力

我初三之前没花过多精力在学习上,很有可能儿时去看书比较多,识字认识较为早,因此在学习语文课、数学课这种课程内容时感觉较为非常容易。那时候没干什么配套设施训练,主要是授课用心听,效率高地利用课堂教学,由于考試主要是考课堂教学上的內容。普通高中之前我从不做笔记,一直记不太好,头脑转得快得话,手便会较慢。

是我个十分好的习惯,便是喜欢阅读文章,且会利用业余时间阅读文章,不管爸爸妈妈送到哪儿,我手上都是会拿着一本书,集聚会神地看,一点都不在乎他人在旁边说什么话。三四岁时,一般带著“老夫子”、“阿拉蕾”这种故事书,再大一点,会携带一些科普书,到了初中后,外出时候携带练习本或是喜欢的电子计算机书、物理书。

由于会管理时间,我不但学习很轻轻松松,且也有许多時间做别的自身喜欢的事儿。例如,校园内出任学生干部,学舞蹈、吹圆号、做陶艺制作、做高新科技试验等,还会跟同学们出门玩乐,乃至会网上玩游戏。不管做什么,我一直出现异常资金投入,如同脑壳里有一个按键一样,一按按键,我也能够 把精力集中化在此外一个层面。在做事情来好像有点儿强迫思维,一件事情沒有做了便是不好,例如我走迷宫游戏或是解哪些题型,弄不出来确实会好烦,但无法慢下来,因此就憋住,一定要弄出,弄出后就十分舒适。

我很喜欢节奏快的学习日常生活,会把每日的日程安排得太紧,即便现阶段在技术专业学习焦虑不安的美国加州的理工学院,也可以空出時间弹奏圆号、选修课邻居院校的课程内容,还出任院校中国学生专家学者委员会副书记。我从来没有计划书,我是那类很能转变的人,我的时刻表全是以事儿主导,次序会分到非常清楚,忙的情况下也会有时候经常熬夜做了事儿。我重视锻炼身体,人体很身心健康,促使自身精力充足,也没有午睡的习惯性,节约了许多時间。

寻找做事情的高潮点

我儿时很喜欢看科学类的书本,还喜欢制作小发明、观查动物。做一切事儿必须寻找自身的高潮点,如果喜欢科学,就绝不能放弃它。我能看一些科普书籍,掌握谁创造发明了什么,是怎么创造发明的,还会自己在家做小实验,与同学出来找小乌龟、泥鳅做绿色生态试验,或是去学校的菜园子种田。不经意间中,我对科学造成了深厚的兴趣爱好。

根据自身的亲自体会拥有理性认识后,再去练题或是学习基础知识,实际效果会更好。自身对物理学那么很感兴趣,是由于感觉它跟日常生活有联络。儿时很喜欢云和七色彩虹,会搞懂彩虹的颜色次序,之后学习产生的基本原理时,由于和自身的理性认识有联络,学习起來觉得到很快乐。

我拥有较强的求知欲,儿时会跟男孩儿一起在院子里找蜗牛蛋、鸵鸟蛋、挖小虫子,还会与同学品味自身摘的“能吃的花和草”。我不会喜欢《十万个为什么》那样的书本,由于不喜欢他人告知她回答,只是喜欢自身去感受。我更喜欢这些能够 正确引导自身做测验得到結果的书本,自身做测验印像会更刻骨铭心,也会想到大量好玩的实验。

和许多女生不一样,我自小在乐高积木堆中长大了,喜欢拼装模型车,喜欢看见使用说明将一堆原材料渐渐地拼出一件物件的觉得。十岁以前我从未玩过芭比娃娃,第一个芭比娃娃還是十几岁时他人送的,感觉没意思,也不知道该咋玩。儿时玩的小玩具对兴趣爱好的产生是蛮关键的。小玩具的性別趋向很显著,女生一般喜欢芭比娃娃、花、粉红色,男孩儿喜欢车辆、乐高积木,这导致女生室内空间工作能力较为差,男孩儿说故事、描述工作能力较为差,因此长大以后女孩在文史类层面好点,男孩子在理工科层面好点。

英勇试着争得机遇

我还在考试成绩上并不占上风,最后被加州理工学院入取,是由于专业能力很高。

除开偏爱的物理学,我都钟爱很多东西,吹圆号、吹葫芦丝、舞蹈、争辩、报名参加合唱队、制作网页、做实体模型、做院校广播节目节目主持人、体育竞赛……这种事儿我还十分喜欢,尽管兴趣爱好许多,但我活了22年,用这一時间算得话也算不上多吧。

十七岁时,我独自远赴美国读普通高中。课程比在中国普通高中非常容易,不一样的是学校活动许多。为了更好地能够更好地学习物理学,我专业找教师指导,自身则帮教师做一些新项目。

加州理工学院被称作美国甚至全球顶级的高新科技理科专业学校,这一小而美的世界著名高等院校仅有数千硕士研究生和900多位本科毕业生,均值每千余名大学毕业生中就有一个诺奖获得者,占比为全球大学排名之冠,可以进到那样的名牌大学十分不易。我SAT只考试能够顺利通过2040分,而美国加州的理工学院学员均分有2230分,在考试成绩来好像并不占上风,但最后被入取是由于院校看好了专业能力很高。我还在美国普通高中时报名参加了许多探究性新项目,并且是所属初中第一个得到Peter Lance Anderson GPA100分的大学毕业生。

与美国人沟通交流交往,工作经验是以诚相待、坦率,由于这合乎美国的文化艺术,能要我交给大量盆友。美国加州的理工学院的学习压力非常大,可是我偏爱的歌曲、体育文化不可以舍弃,选修课的工业产品设计也一样关键,我12岁学习传统乐器,弹奏时的觉得非常好,体育文化也很重要,身体好才可以精力充沛。

最重要的是要搞清自身要想哪些,假如希望这几年把理论物理做深入,我也不容易报名参加许多主题活动,但是并并不是任何人都合适去读理论物理的硕士研究生或博士,这一件事而言好像也没那么大的吸引力。现在我会考虑到毕业之后的发展前景,以这一为基本,我也不容易把百分之百的精力都放到学习上。

由于对工业产品设计特别喜爱,我选择了别的院校的有关课程内容,还想办法了解不一样的室内设计师,与她们沟通交流。在碰到疑惑不清楚应该怎么办时,能够 找有同样历经的人求教,让我还在短期内内精确地掌握这一领域。我曾经给工业产品设计层面的教授写电子邮件,期待当众沟通交流和求教难题,也会利用院校专题讲座和著名设计师取得联系。英勇地去试着,会为自己争得到机遇,就不容易让自身后悔莫及。

知名的“科学英雄人物”霍金基本上每一年必须从英国剑桥前去加州理工学院停留一个月,与老师学生沟通交流。期内霍金按照惯例有一次公布演说,会选择博士、研究生、本科毕业生各1人两者之间同场“会话”。它是学校的一件盛会,能与霍金会话是每一个学员可望不可及的机遇,每个人都想尽办法争得。霍金对话者的选择很非常,是让该校全部学员递交难题,以后由他选中难题交到提问者。在上年猛烈的市场竞争中,我递交的难题获得霍金的亲睐,最后变成与霍金交谈的本科毕业生,霍金回应了我还在普通高中时就疑虑不己的有关将来時间的难题,那时想不太可能挑到我,当了解是自身时非常高兴。

美国大学申请美国大学的专业美国大学费用美国大学奖学金美国高校留学申请书




为您推荐

你的留学专属管家

立即给您回电
免费领取
最新留学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