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UVA到Northwestern:到头来才明白平平淡淡才最真

摘要:从UVA到Northwestern:到头来才明白平平淡淡才最真

大概一样是在一年前的此刻,二零一四年7月4日,我收到了大西北发过来的转校offer。接到这一份录取通知书好像作梦一般得让我觉得不可置信。带著份少年轻狂的稚嫩与拼劲,我刚开始憧憬未来2年在这里座学术圣殿的生活。那时候,我暗暗幸运着,自此总算能够解决大学本科商学院的一些功利性凡俗,在象牙之塔里专心致志学习培训我所喜爱的社会经济学,努力学习,做research,当一个彻头彻尾的nerd。



那时候我心中有两个能够算是超级偶像级的教授。一位是James Harrigan,我还在UVA时的计量经济学教授:他一丝不苟的严谨治学心态震撼人心着我,除此之外,他为美国联邦政府出示统计分析资询工作中及其Spring Break时飞到荷兰报名参加讨论会的人生简历也让我另眼相看。那般的生活就是我所期待并憧憬的。我那时候的另一位学术超级偶像是James Heckman,UChicago的诺获得者社会经济学教授:他着眼于Labor Economics的科学研究,尤其是针对学前教育及发展趋势的关心让我感受到他在以自身的方法让全球更幸福。



James Harrigan, UVA Econometrics Professor



James Heckman, UChicago Economics Professor

带著那样的期待,我整理背囊,道别以前度过2年大学本科岁月的UVA,在二零一四年9月12日凌晨五点,与朋友在Charlottesville飞机场相拥道别,飞到纽约,开始了我还在大西北的美国大三职业生涯。

殊不知这一年的历经却与想像中的迥然不同。大西北尽管沒有大学本科商学院,却由于院校有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的原因,大多数同年龄人追求完美的依然是金融业/商业服务有关的工作中,好像每个人都想拿Kellogg Certificate (Financial Economics / Managerial Analytics),同届的乃至是下一届的学生们大多数很早决策要投靠Consulting/Banking。大学本科虽沒有商学院,气氛上却又好像更高于商学院。



这一切在较长一段时间里让我觉得茫然与不适合。在某一环节,因为我被摇摆不定了:秋天学年里我试着申请办理院校的各种各样pre-professional student organizations,衣着business formal怪怪的地在还不了解的校园里奔忙;春天学年里,我瘋狂地申请办理consulting有关的见习,放弃了许多学习时间,穿行在career fair与各种各样招聘面试当中。

脑子里有那样一个想法:好像仅有那样,自身才可以不落伍于别人;也好像仅有那样,才可以让我安心。殊不知在这里很多奔波与匆匆忙忙以后,我却总算完全失了热情,乃至本来喜爱的学术也让我觉得枯燥。实际上如今要来这一切也很一切正常:一味追求不喜欢的东西,还因而攒齐了一大把足够招唤出神龍的据信,确实不是滋味,也很不划算。幸亏那时候一直立即与爸爸妈妈沟通交流

总算有一天,我打算扔下全部的无意义的负担,静下来,刚开始用心追求完美自身喜欢的东西。此后,我刚开始越来越更为稳重淡定从容。

磕磕绊绊地过去了一年以后,心理状态逐渐早已拥有非常大的转变。我慢慢意识到:自身越来越越“强大”,置身的自然环境也就越大更优异、更出色的优秀人才。不管身处哪里,周围始终有比自身更出色、更有天赋、更努力的人。并不是每一个搞学术的都能拿诺贝尔奖,也不是每一个学金融的都能去美国华尔街。

做一个“拼命三郎”持续追求拼搏勤奋并不一定是人生的最好的选择。自身唯一能做的,不过是恪尽职守做自己份内那一点无足轻重的工作中,以自身的方法让全球稍微越来越更强;这点针对全球的更改或许谁也发觉出不来,可是要是自身搞清楚便好,那样便能有着一份释放压力的心理状态,笑容着迎来每一天,从容淡定地看待每一件事。

以前的这份少年轻狂已冲淡了很多,心里那份变成“小超人”的想象也已不知所踪。现如今我每日校园内的Institute for Policy Research工作中,拥有 朝九晚五的固定不动时刻表,工资甚少,殊不知已能够自力更生。早晨时伴随着工作的人山人海向院校走去,在试验室里用Stata写一篇编码、梳理数据信息、读一读参考文献、做些手记。黄昏时再踏着落日回家了。

夜里按照惯例是一人食,一边听着网易音乐的王东广播电台,一边烧菜。有时候喝点小酒。礼拜天时有时候约上盆友说说话,下一个饭馆,在河边散个步。日子一天天地以往,生活简易又平平淡淡。



Northwestern Lake View

如此淡如温开水的日子是一年前刚取得转校offer的我所未曾想起过的。有时候我能想,生活平平淡淡这般,是否会终有一天就拘泥于平凡?这个问题我临时还没有答案。但是有一点我很毫无疑问:在美帝大学本科这三年来踏过的每一步路、迈出的每一个脚印,都未曾让我后悔莫及。若还有机会重新选择,我还在很多个人生的小小的岔口作出的决策都始终不变。乃至是那一段以前盲目跟风追求完美的日子,也算作积累人生经验的历经。

现如今除开James Harrigan和James Heckman之外,我还在大西北又多了一位敬仰的社会经济学教授。他耶鲁大学大学毕业,年富力强,憧憬World Bank的工作中,期待改变命运贫困山区的现况。我依然钦佩着这种优秀的教授们,但我已明白接纳自身并不一定好似她们那样出色的客观事实。这没有什么,要是自身一直默默地前行,别忘记心里哪个小小的梦想就行。

我终于刚开始明白:不管自身怎样勤奋,终归也仅仅这社会发展上小小一颗小螺丝钉。这一叫法也许老旧,却很适当。一些自小听见大的老大道理,听起来简易,真实切身感受到时,却已经是许多年以后。



最终送上朴树的《平凡之路》:

“我曾经跨过山和海洋/也越过人潮人海/我曾经的我们一切/一转眼都飘落尘烟/曾经的我迷失心寒失去全部方位/直至看到普普通通才算是唯一的回答”

美国生活美国吃穿住行美国随笔体会美国游玩景点美国课余打工赚钱




为您推荐

你的留学专属管家

立即给您回电
免费领取
最新留学资料